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宜嘉】【番外Ⅰ】SNS②

*自己给自己抛梗还忘记接的弱智就是我了(

*感觉重发一遍好尴尬哦……

*大家就当第一次看吧【死目



*

生日快乐我的宝宝!!虽然你现在就睡在我旁边hhh希望你许的愿望都能实现!我们能再一起走很长的路,我爱你。

#生日快乐 #我的宝宝 #要一起走下去呀


*

照片是王嘉尔在生日当天凌晨趁段宜恩睡着了拍的。一张充满了噪点明显摄于夜晚的一片漆黑。但如果把这张照片拖进图像处理软件里,拉高亮度与曝光曲线,就能看到那一片漆黑其实是一个人的侧脸,毫无遮挡的一张侧脸。


这是王嘉尔在他的私人sns上做的最大胆的事情了。


*

段宜恩的生日从来就不是他一个人的生日,是他身后几百万粉丝的狂欢。

其中自然包括粉丝代表王嘉尔。

王嘉尔在生日前一个月就开始着手今年的生日应援,联合了其他几个站子一起做了地铁站应援和公交车应援,虽然很多人期待去年做了飞机应援的他今年会做出什么大动作,但是去年的飞机应援不知道被谁——他猜是bambam——曝光给了段宜恩之后,段宜恩从原本的因为粉丝的爱而受宠若惊的状态变成了因为男朋友的粉丝爱而不知所措。

王嘉尔觉得那段时间段宜恩看他的眼神比以往还要柔上三分。

然而后来不知道是谁——他猜还是bambam——告诉段宜恩他因为这个飞机应援前前后后忙活了三个星期,整个人暴瘦十斤之后,段宜恩突然反应过来那段时间所谓的“出差”原来是搞这种东西去了。

终于反应过来的段宜恩一下子就冷了脸,立马跑回家质问当事人,当事人见瞒不住了一梗脖子也就承认了。

段宜恩在客厅里不停地来回走动,觉得明天的娱乐头条就会是“当红偶像气到晕厥!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他看了眼一脸无辜蹲在沙发上的始作俑者,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觉得自己的火气像是个吹到极限的气球被打了个结塞进了他的心口里,他深呼吸了几个来回后,终于丢出一句:“我今晚住剧组里你自己小心点。”随后带着满脸的冰霜出门了。

王嘉尔能怎么办呢?他也很无辜啊,他明明只是做了个粉丝该做的事情。

给你做应援你还给我甩黑脸,生气了,妈的脱饭回踩。王嘉尔越想越委屈,拿出手机准备关站,结果打开屏保就是合照,猛地被合照中的两个人帅到了,欣赏了一会儿之后闷闷地关掉了手机。

长得好看,不舍得脱。


后来两个人还是和好了,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睡过觉之后段宜恩还是表达了自己不在乎礼物的贵重只在乎送礼物的人的想法,王嘉尔也反省了他没好好照顾自己的事情,两人谈妥之后愉快地又睡了一觉。

于是今年的生日应援立刻从天上降落到了地下。王嘉尔看着满大街的地铁站应援觉得自己应该做点特别的才能对得起他“南韩第一大站”的头衔。于是他思考了几天决定在段宜恩的生日会上搞个event,想法定了之后他就立刻联系了几个相熟的站姐,大家共同商讨之后,选择了秘密影像,俗套不要紧,能搞哭就行。

王嘉尔拿出自己压箱底的几段录像和照片剪了个“男段吹看了沉默,女段吹看了流泪”的小视频,在把视频交给公司的隔天,他就因为连续几天的熬夜感冒了。本来感冒这件事吃点药喝点水就好了,但王嘉尔不一样,他觉得自己非常坚强,在初秋还透着一点点凉意的晚上穿着背心短裤出门给段宜恩挑了个他喜欢的蛋糕,然后一边看电视剧一边等到了凌晨十二点半才踏进家门的段宜恩。

两人把家里的灯都关了,点了两个数字蜡烛,王嘉尔在昏黄不明的烛光里低低地唱着生日快乐,弯成弧形的眼睛里映着跳跃的光斑。段宜恩闭上眼睛许愿道,希望面前这个人可以健健康康的。

吹了蜡烛的第二天,王嘉尔发烧了。

段宜恩沉默地看着冰箱里吃剩下的蛋糕,一言不发地把蛋糕扔进了垃圾桶里。而对这些一无所知的王嘉尔只能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准备参加生日会的段宜恩拿走了他一直贴身放置的门票,捏了捏他的后颈嘱咐他好好休息。他看着被收走的门票痛心疾首了一会儿,想起来发了个消息给几个站姐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然后窝在被子里捧着手机看清晰度令人糟心到他以为自己在看什么小电影的现场直播。


王嘉尔看着屏幕里和粉丝互动的段宜恩不甘心地瘪了瘪嘴,说好一起过生日,你却收了我门票。

生日会持续了两个小时,在距离还是二十分钟结束时音乐突然响起,段宜恩回头看到大屏幕开始播放视频,视频内容很简单,记录了他从练习生到现在的一路走来,加上一些煽情的独白,段宜恩立马就红了眼眶,看到最后视频上显示了一行字:

记录&制作:MARKY。

段宜恩看着那行字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应该知道的,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陪着他的人就只有他了。他背着身后数千名粉丝轻轻地亲吻了一下脖子上的项链,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转过身看着底下的粉丝说道:“非常感谢大家今天能来为我过生日,不管是看起来很熟悉的面孔,还是今天第一次见面的,可能还有今天无法到场的,都非常感谢你们,嗯……我也会更加努力,和我们组合一起变得更好的,希望大家可以期待,谢谢大家,我爱你们。”说罢弯腰鞠躬。

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带了些机械特有的杂质,在寂静无声的房间里独自表演,唯一的观众在大屏幕的视频开始播放的前十分钟就因为实在撑不住睡了过去。他的脑袋昏昏沉沉地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在他以为自己已经睡了好几天时,睁开眼看了看墙上的夜光钟,差二十分钟零点,枕头边的手机因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他强撑起身体想给自己倒杯水喝,却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一个人影从门后走进来。段宜恩看到原本应该躺着的人现在正坐在床上与他四目相对时顿了一下脚步,随即打开了房间里的小夜灯,把手上的水杯和退烧药放在他床头,帮他把手机连接上了充电器。

“把药吃了再去睡觉。”

“你回来多久了?”

“刚洗完澡。”王嘉尔才注意到他身上已经换上了家居服,刚吹干的头发蓬蓬松松地搭在头上。他连忙吃了药,往旁边挪了挪,冲段宜恩拍了拍空出来的床位,眨眨眼睛,“come on,baby。”

段宜恩没忍住笑出了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和额头,“好点了吗?”

王嘉尔蹭了蹭他的手,点点头,“你生日会玩得很开心嘛。”

“是挺开心的,”段宜恩干脆地承认,停顿了片刻,“想到你在家好好休息我也挺开心的。”

王嘉尔被堵得无话可说,只好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一双大眼睛露在被子外转了好几圈之后,突然伸出手抱住了段宜恩,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生日快乐呀。”

话音刚落,墙上的钟发出微不可闻的一声“咔哒”,时间正好十二点。

以他的生日快乐歌为开始的Mark day最终以同一个人的生日快乐完美地结束了,段宜恩闭上眼嗅了嗅从他的后颈传来的跟自己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气,感觉这一天充斥着灯光与欢呼的生日终于有了点实感。

“嗯,谢谢你。”各种意义上的。


*

王嘉尔捧着手机盯了半天不停地做着心理建设,直到确定从这张照片看不到任何跟段宜恩有关的内容后,才犹犹豫豫地取消了删除。


评论(18)
热度(206)

© 嘉木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