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黄黑】【一发完】老同学

★文力已废毫无逻辑的碎碎念



>> 

黄濑收到黑子的结婚邀请函时刚结束了一部电影的拍摄,跟经纪人确定了一下下一个行程的时间就打包了几件衣服坐上回日本的飞机。

黄濑和黑子的关系从来不用多做说明——国中时的好队友,高中时的好对手,任谁看都应该是天长地久的存在。只是他高中毕业后便进了演艺圈,与规规矩矩地上完大学找了份稳定工作的黑子难免少了些交集。其实一开始联系还是很密切的,他几乎一天一条短信问候,只是后来随着名气的增长,工作时间越来越长,难得有闲下来的时间就巴不得睡到世界末日,往往今天收到了短信过两三天后才想起来回复,此后联系便淡了下来。 


这次的结婚邀请函也是上个月就收到了,只是他在结束了漫长的工作后回家看见被搁置在鞋柜上的信封时才想起来查看。

在他日复一日的工作时,黑子已经走过了许多他的人生转折点。 


黄濑凉太坐在机舱里看着手上不过巴掌大,设计简约的邀请函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盖好毯子在被困意淹没前迷迷糊糊地想着:还真像那个人的风格。 

  

>> 

黄濑回到日本后先是跟旧时的好友碰了面,叙了旧,然后窝在家里当几天死宅,靠着游戏机和外卖度日,等到了黑子的婚礼当天才把自己收拾收拾好去了婚礼会堂。 

婚礼会堂不大,他的出现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轰动,他看着出来迎接他的黑子有点愧疚,“抱歉啊小黑子,我好像抢了你的风头。”然而弯起来的眼睛里看不出一点歉意。黑子也不计较,只是把他往里带,“大概是邀请黄濑君的我的错吧。”黄濑站在黑子身后看着他的后脑勺,发现他似乎长高了些,也更瘦了。他把这些话告诉黑子后,黑子似乎有些吃惊,“原来黄濑君也会注意到这种事情吗?” 

咦……会吗?大概不会吧。黄濑看着四处转悠招呼客人的黑子,突然想起那位在他脑海里已经面目模糊的前女友在分手时跟他说的话: 

“凉太你连我的生日都没记住呢。” 

  

新娘是一个相貌普通,身材普通,全身上下找不出特点的女孩子。黄濑在看到新娘的第一眼就仅给出了堪堪及格的分数。听同桌的人说,新娘是黑子常去的一家甜品店的员工,两人见面的次数多了就相互暗生情愫,最后就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交往两年后便选择了结婚。 

从头到尾都挑不出毛病也挑不出话题点的一段关系。 

黄濑毫无感情地“哇”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台上的新娘笑眼弯弯地看着新郎时想到,黑子的“视线诱导术”是不是已经和那时候留下的汗一起蒸发在空气中了。这个想法刚冒出来他就难过地发现,原来在他忙于工作忙于成名的这段时间里,有变化的不只是黑子的长高变瘦。他小小地环视了一下会堂,发现在座的人里除了少数高中时一起打过球的城凛篮球队队员大部分似乎都是黑子高中毕业后的交友圈。 

一个他完全没有参与过,一无所知的,交友圈。 

现在大概再也没有对黑子说出“吓死我了”的人了吧。 

  

>> 

婚礼结束后,一群小姑娘相互推搡着凑到他面前,小心翼翼地问:“是……黄濑凉太君本人吗?”

“是的哟。”黄濑歪了歪头,引来小姑娘们低低的尖叫。

“请……请问能合个影吗?”其中有一个女生鼓起了勇气提问。

黄濑笑眯眯地摇了下头,“抱歉不行哦,公司不允许。”

“黄濑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另一个女生快速地问道。 

“因为我是新郎的……老同学啊。” 

后来黄濑给每个人都签了名,获得了各种各样类似“亲和力强”的褒奖和类似“我会永远支持你”的无意义承诺后才一一点头致谢,看着她们一个个离开,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发着呆,就是没有要起身离开的想法。他撑着头看着黑子与各种人寒暄告别,握手致谢。他很少见过与这么多人打交道的黑子,事实上他知道的黑子交友圈从来都只跟篮球有关,所有的交谈都能融在一个传球里,所有的信任与感情一个击掌就能彼此了然,没有虚与委蛇的必要,也不屑掩饰自己的喜好与厌恶。每个人都像一片宁折不弯的玻璃,透明又澄静,秉着自己的原则直挺挺地活着。

黄濑想,那时候可真单纯啊。

  

>> 

直到所有宾客都相继离开了,黑子哲也才想起来还有个老同学坐在那儿赖着不走。 

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走到黄濑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抱歉没好好接待你。”

黄濑伸手揽过黑子的肩膀,语气委屈,“小黑子是今天的主角嘛,我也只是个跑龙套的而已。”黑子挣脱开他的手,在他的旁边位置坐下来,岔开了他的插科打诨,“黄濑君,最近几年过得还好吗?”

黄濑听到问题时眼神瞬间暗了下来,他收回手,给自己和黑子各倒了一杯果汁,对上黑子的眼神解释道:“我开了车来不能喝酒。”

黑子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看着他自顾自地一口气喝完了一整杯果汁,低着头沉默了半晌后开口:“小黑子,我好想你啊。”黑子哲也的眼神闪了闪,没有接话。 


“在试镜被拒绝,录音被否定,违背自己的想法向所有人微笑致谢时,我都格外想你,”黄濑凉太垂着眼看着玻璃杯里的果肉缓缓下沉,最终淹没在同色液体中,“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很多时候想起过去的事我都有点分不清那些回忆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我的南柯一梦,那些对我而言痛快又充实的时光真的是我所经历的吗?可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我现在觉得人生如此无望。”

说这些话的黄濑凉太表情毫无波澜,如果不是声音发出的部位确实是他的嘴巴,黑子大概会认为是谁偷偷打开了某档深夜电台。毕竟黑子对于这样的黄濑实在太陌生了,他见过黄濑许许多多的表情,不管是各种各样的开心还是很少见的沮丧,他都见过。唯独少了现在这样——仿佛一团浓郁得化不开的墨块,让热闹过后的婚礼现场显得有些凄清。

黑子不知道该对这个和记忆中大不一样的老同学说些什么,只好做个沉默的聆听者。

 

“我记得我们有一次约好了一起回家,你留在篮球场做最后的整理,我就在鞋柜旁等你,那天因为刚下过雨空气里还弥漫着泥土味儿,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味道但是那时候觉得挺好闻的,”黄濑抬起眼看着黑子,眼睛里映着头顶的灯光,看起来十分清澈,他继续道,“我靠着你的鞋柜回复了SNS上的所有评论,刷完了首页的更新内容,给你发了十条短消息你都没有回复,我猜你是把手机放包里了没注意到。我记得那天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个同学给我推荐了一家甜品店说里面的香草奶昔特别好吃,我就打算过会儿等你来了就和你一起去。”黄濑说到这便停了下来,眯着眼不说话,看起来像是在回忆后面的细节。

“后来呢?”黑子忍不住问道,“后来我们一起去了吗?”

黄濑笑了笑,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一扫之前的沉郁,眉眼之间都变得明朗起来,“后来我们当然一起去了,但是那家的香草奶昔似乎不太合你的胃口我们就再也没去过了。”

黑子点点头,“难怪我不记得。”

黄濑伸出手毫不客气地揉乱了他的头发,“因为对你而言总有其他的重要时刻,比如今天。”还没等黑子反应过来话里的其他含义,他就穿上外套给了黑子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拍着后背跟他说:“新婚快乐呀,我的老同学。”

“谢谢你今天能来,黄濑君。”

 

>>

两个月后,黄濑主演的电影上映了。

黑子抽了个空和妻子一起去看了那部电影。电影里的黄濑饰演的是一位三十六线小艺人,怀抱着自己的演员梦在演艺圈的边缘不停打转,即使到最后梦想也无法实现的悲惨人物。

看完电影后,黑子一边安慰着哭到说不出话的妻子,一边回想着电影里主人公应邀参加初恋的婚礼,在婚礼结束时对初恋倾诉的场景。

 

他想,黄濑君那天的那段话原来是台词啊。


FIN

★这篇文章是要放在吧刊里的但是不清楚吧刊啥时候出来所以就先放出来了【

★吧刊主题是der Augenstern,意为【瞳孔中的星星】

★因为这个主题我大概写了三四个开头,费时两个多月【。】最后出来的东西我也挺绝望的【

★这种感情大概就是,不只是你,连平时不屑一顾的泥土味纯粹打发时间用的社交软件不合胃口的香草奶昔都因为有了“等待着你”的前缀而变得闪闪发亮,经过了数年也依然镌刻在我的脑海里。

★这大概就是我对主题的理解。

★总之感谢观看。

评论(5)
热度(30)

© 嘉木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