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伉俪/在荣】过敏 ①

*我掐指一算十月快结束了我该更新了(

*预计不太长,五六章以内完结

*双向暗恋(没意外的话

*大概OOC,我的锅_(:з」∠)_



(一)

当所在城市的天气一点点转凉时,林在范皱着眉头审视着自己身上无故冒出来的许多红点点,痒得他辗转难眠。他从抽屉里翻出一盒西可韦,确认还在有效期内后掰出一颗混着凉透的开水胡乱吞了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五分钟以后他觉得自己身上的季节性过敏终于好多了。他心想,这下终于可以睡一觉了。


“叮咚——”门铃仿佛瞄准了他闭上眼的那一刻适时地响起来。林在范磨了磨牙,把被子拉过头顶假装自己不在家。

然而此时门外的人大概觉得门铃不够大声,开始动手拍起门板。

林在范气冲冲地甩开被子走出卧室,路过厨房时把国家刑法在心里反复念了几遍才打消了顺手带上一把水果刀的想法,拖鞋在光滑的地板上踩出了急促的声音,他想着不管外面的人是谁他打开门后一定要猛揍对方一顿。

“金有谦你又——”林在范的下巴在看到正打算敲第八遍门的人时自动收了回去,他眨了眨眼睛生硬地改了口,“你找我干啥?”

对方没有立刻进门,而是背着个大书包站在低一层的台阶上仰着头回答:“我父母不在家,过来蹭个饭行吗?”

林在范的“猛揍他一顿”在脑子里盘旋了两圈后一声不吭地消失了,他侧过身点了点头,在玄关里一堆散乱的鞋子中拼凑出了一双完整的拖鞋表示欢迎。

朴珍荣坦然地接受了这份欢迎,一边脱鞋一边笑道:“你刚刚是不是以为是有谦回来了?”

林在范有点不自在地挠了挠后脑勺翘起来的短发,“我还以为是他又没带钥匙了,敲门那么……频繁。”

“烦人”两个字在嘴边转了转硬是换成了一个中性词。

眼前的人抬起头眯眼笑了笑,眼角两边有着细细的纹路,走出了一股狡黠的少年气。他说:“这是有谦教我的,他说你肯定醒着用力敲门十遍以内你一定会出来开门的。”

“……他还挺了解我。”林在范触不及防撞进对方的眼里忍不住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暗暗往金有谦身上又记了一笔。他打开冰箱拿了个苹果洗完后塞进朴珍荣的手里,指着沙发上硕大的书包问道,“吃饭就吃饭,你是把菜市场背来了吗?”

刚咬下一口苹果的人闻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快速地嚼碎了苹果吞下后才开口回答:“我父母整个周末都不在家我估计得在这儿住两天。”

林在范站在一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午后两点的阳光穿过客厅,透过客厅角落摆放着的一株金桔树,一点一点地覆在对方的头发和脸上,最终停在了那双琥珀色的瞳孔里。

透澈又温和。


他随手拉了个椅子坐下,指着一扇紧闭的房门,“客房前几天进了很多虫子,昨天刚请了人来清理,得过两天才能住人。”

“啊?”

“所以我房间跟有谦米的房间你自己选一个吧,”林在范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有谦米睡姿不太……”

“那我选有谦米吧。”朴珍荣打断了他打算往金有谦身上泼的脏水,抱着自己的书包往金有谦的房间走去,“我记得有谦米的床比较大来着。”

“……”林在范站在原地张了张嘴,最终只是伸手挠了挠手臂——过敏似乎又发起来了。他转头看向窗外,就这么一小段说话时间里太阳已经被不知道从哪儿飘来的一朵云遮了个干净,剩了点不尴不尬的余光。

换季真烦人。


(二)

金有谦打进电话时,林在范正在准备今天的第三次入睡,他烦躁地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手机屏幕上跳跃着的来电显示,用力地点开接听,“干嘛。”

“哥,今晚bambam要来我们家过夜,你晚饭多做一点哈。”金有谦似乎一点也没听出他语气中暗藏的杀意,轻快地说完了事情就打算挂电话。

“等一下,bambam来了跟谁一间,客房这两天没法用。”难为林在范在睡意和怒意的双重打击下还能抽出仅剩的一点理智来提问。

“bambam当然是跟我一间了。”

“珍荣刚刚说这两天要住在我们这儿。”林在范揉了揉眼睛,看到合上的深灰色窗帘接缝处出现了一道细长的光线——太阳又出来了。

金有谦似乎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语气开始变得着急起来,“珍荣哥就跟你一间呗,你的床又不是装不下两个人,我还要跟bambam去看电影拜拜。”说完不等他回应就擅自挂了电话。

林在范盘腿坐在床上,没有去计较金有谦的态度问题,他把刚刚的对话在脑子里重新回放了一遍,然后用力抿了抿嘴唇强压住了不知从哪儿开始汩汩往上冒的笑意。他觉得自己的睡意和怒意被金有谦的一通电话消得干干净净,连带着刚刚挠痒时在手臂上留下的一条抓痕也淡化得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红点。

他起身走出房间,在金有谦的房间门口转了几圈后拍拍自己的脸,面无表情地敲响了门,门内传来了一声应答,等了几秒后有人打开门,露出一张疑惑的脸。

“那啥,”林在范清咳了一声,“有谦米要带bambam回来过夜,今晚可能得委屈你一下跟我挤一张床了。”

对方的眼里闪过一点惊诧,但眨眼之后就消失了干净,他笑了笑留下一句“那你等一下”就把门重新关上了。林在范看着紧闭的门也不走开,就直接靠在了墙上等他出来。

直到门内再次响起拖鞋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时,朴珍荣又抱着他的书包打开了门,看到林在范在门口等着他似乎也不意外,径直走向另一间房。把书包放在书桌的最左边,熟门熟路地重新躺回了床上翻开了书。

林在范自觉地关上门在另一边躺了下来,房间里的空气跟尘埃一样慢慢沉淀下来。


大概是身边的人身上带了点好闻的气息,林在范酝酿已久的睡意终于如海浪般翻上来,一点点地将他淹没。

在他陷入梦境的那一刻,他似乎听到了身边传来的一声低低的叹息,轻飘飘地就消散在空气里。他挣扎了一下想看看这声音的源头,却没敌过铺天盖地的睡意。

睡醒再说吧。他想。


评论(10)
热度(120)

© 嘉木以南 | Powered by LOFTER